您好!今天 是:
最新信息: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动态 > 内容
专题演讲:破解“两难”冲突 推进自然保护区良性发展
2015-09-01 10:49:00 来源:

中南民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陈祖海
大家下午好!

  为什么选这个题目呢?我是基于两点考虑。第一点就是前两年对星斗山自然保护区做了一些调查,第二就是现在星斗山自然保护区确实遇到了两难的问题。作为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禁止开发保护生态是责无旁贷的责任,同时两难的问题就是保护区内人口多,要发展经济奔小康。再严格的法律也禁止不了当地居民对林业资源的依赖及对生产生活的刚性需求。所以基于这一点,我就想谈谈一点看法。

  谈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星斗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概况。星斗山自然保护区地跨利川、咸丰、恩施3县市、8个乡镇、90个村,分为东部星斗山片和西部小河片,仅次于神龙架,星斗山自然保护区总面积6万多公顷,神农架是7万多公顷。可以说优势还是很明显的,在全省还是不多。所以说星斗山自然保护区有很大的资源优势,两片比较分散,中间是核心区,然后其他地方是缓冲区,旁边是实验区。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核心区还有一万多人口,2643户,整个保护区是9万多人。基于我们的调查,发现存在一些问题。一个是跨行政区域管理体制不顺,导致统一管理与属地管理冲突。虽然有一个专门的管理机构叫星斗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实行统一管理与属地管理,但实际上操作性不强。有利的就能管,没有利益的就管不了。二是社区人口过多,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矛盾尖锐县市在划分管理的问题上可能有些区别,自然保护区肯定是保护自然,但地方政府主要还是想发展经济,所以行政上还是有一些矛盾的。三是集体林权与自然保护区条例相关规定矛盾,影响社会稳定。在我们自然保护区实际上只有7.25属于国有林权,也就是老的片区。还有92点多是属于集体林权。那么如果划入保护区,他们的所有权、经营权、流转权都会丧失。所以说集体林权与自然保护区条例有一些矛盾,影响了这些社区的发展。四是补偿标准偏低、群众不满意。我们调查走访了很多群众都说,以前是每亩十块钱,去年调整到十五块钱。农民说,我砍一棵树就是七八十块钱,所以说差距还是比较大的。所以对保护区不热情,甚至反感。这就是实实在在的矛盾。五是保护区的发展边缘化,特别是核心区的一些人口居民,因为现在讲政绩工程形象工程可能也划不到他那里去,所以有些重点项目、重点工程就落不到他们头上,所以他们思想的落差很大的。六是保护区林权复杂,管理难度大。由于以前为了避免自然保护区的岛屿化,把一些不符合要求的片区也划入了保护区,就是为了连成一片。像星斗山的小河片区就是人树共生,树是属于保护区的,但是耕地、林地又是属于集体的,所以就有一些矛盾不好处理。

  以上这些问题我认为其中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人口过多。国家在12年环保部就专门做了自然监测,发现星斗山保护区内的人的活动还是比较大,这与最初的初衷相违背,还曾经到我们这个地方来过。数据就是活动的比率达到了18%,超过了国家的标准。

  好,基于这些问题,我就提出了一些看法。一是完善管理体制,建议现有管理局直接设立为县级行政机构,更名为“星斗山自然保护区管委会”。希望能够统一管理,就像神龙架一样的。我前几天到神龙架、苏马荡、小西湖都住了几天,发现还是有一些差异。我们这里体制还是有些松散,神龙架现在很火,260块钱一张票,武汉的去的比较多。其实我们这边自然保护区生态旅游都是具备这些条件的,武汉现在没拉闸限电很重要的我觉得就是大家都跑出来了。

  二是在非核心区适度开放对集体林的经营,协调集体林权与自然保护区矛盾。目前这两点是矛盾的,是不是能够分级保护、宽严有别,在保护区内适度开放对集体林的利用。比如楠竹不要纳入禁采范围。,让老百姓有一些权利。二是引导村民采取轮伐(间伐)等形式利用林业资源。这就是在非核心区,既然现实问题存在,是不是可以采用这种形式增强村民对集体林的所有感。当然有一些麻烦,可以向国家林业厅、省林业局申请,采取这个轮伐(间伐),要创新嘛。三是实行国家对集体林权租赁。现在浙江省在古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开展政府租赁集体林试点。因为集体林权比较多嘛,政府租赁过来,采取这样的方式进行保护。

  三是完善生态补偿政策。现在自然保护区是国家生态保护的核心区域。目前重点要向横向方面引导,一是要向下游要补偿;二是要向国家要补偿;三是要做到激励相容,就是提高补偿标准。也就是在种树和种粮的要平衡。向下游要补偿,就是要做好生态价值评估,算效益帐、算成本帐。就像丹江口水源地一样的,我们这个就属于长江的绿肺,要做好生态帐。另外就是要争取纳入国家的生态文明规划,首先自己要做好规划,才好向国家要钱。第三个就是激励相容的问题,我们也写了一些报告,争取种粮种树激励相容,采取浮动式的也可以。

  四是科学规划,适度调整保护区的面积。一是根据分级保护的原则,对于房前屋后的重点林木实行挂牌管理、专人监护,并不需要将整体村庄划入保护区。像谋道的树、小河区并不需要整体纳入保护区。二是将有人类活动、景观资源好的集体林地从核心区和缓冲区调整到实验区。像利川的福宝山多次想搞旅游开发,但是有是自然保护区。如果我们慢慢做一些调整,争取向国家调整出来,发展经济又不违背保护区条例。

  五是在核心区实施生态移民,还原自然生态。现在核心区人口是一万多人,还是要向国家争取移民资金。像神龙架就是把核心区的人口移民出来了,既解决了贫困问题,又保护了生态。这个我们可以想办法在星斗山自然保护区把这些移民移出来。现在浙江省已在乌岩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开展生态移民试点。不是说都集体移民到一个地方,二是引入“无区域生态移民”的概念,突破原先下山移民过程中“点对点”限制,以“无区域限定”,让移民进镇入城、形成一个多区域结合的新社区。

  六是适度开发保护区旅游资源。现在我们喊的口号是东到海南,夏到恩施。刚才讲了武汉这几年没拉闸限电就是大家都跑出来了,跑到苏马荡、小西湖、神龙架。实际上我们这个自然保护区更有这五大要素,就是青山、绿水、蓝天白云、清新空气和清风。但是保护区不能像其他的一样,我们首先要搞一个科技馆、地质馆、生物馆、植物馆。像神龙架一个标本,植物的标本50块,做好的100块。结果我家的亲戚就买了四个,我说武汉不是很多吗?他说你的不值钱,这个是神龙架的。那么我们星斗山以后也可以这样做。

  好,我就讲到这,谢谢